什么都不会的初安

什么都不会,东西都是随便写的。批评我我就怼你,爱看不看。:)

【许言】Eros
第二辆小破🚗,极度ooc,私设严重

【许言】实验台上的那天
第一次写🚗,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蔽,标题乱写的,希望大家喜欢。人物极度ooc,全是我的脑补,是第一人称视角的🚗,不知道该打哪个tag,就全打了一遍啦

白鲤:

安雷PM趴漫本

刊名:《今天安迷修成为神奇宝贝大师了吗?》

原作:凹凸世界/pokemon

绘:Star  文案:河豚 @河豚喜欢吃西瓜

预售时间:11.11 12:00 - 12.11 23:59

预售链接:安雷漫本预售

购买本子及转发赠送安雷心形吧唧

也许会参CP21..请关注起伏动漫的摊位

第一次画本子,十分粗糙拙劣,请多多指教!

【逸真】来日方长

1、#标题与内容无关系列#

2、极度ooc,小学生文笔 

3、羽皇大大我对不住你,完全没写出你妖艳贱货的气质!【土下座 

4、人生第一篇超过五百字的同人文🤔 

5、一时脑热的产物,有大量私设

 6、如果你觉得文(hua)风时不时突变,别怕,因为作者患有间歇性精神分裂症 

7、其实这章好像逸真不太明显哎嘿 

8、然而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事实上,风天逸与羽还真的初次相遇并不是在清风院的院子中,而羽皇陛下也表示从未见过如此呆楞好忽悠的羽(lao)族(po)。 

那是一个飞雪天。本打算在七星灯祈福仪式上设计让人族大大出丑,却不料被人抓住了把柄狠狠将了一军,因此一肚子闷火的羽皇陛下正窝在寝宫里咬牙切齿,大脑飞速旋转,恨不得立刻想出各种计谋扳倒人族,休息时不经意一瞟窗外。

大雪纷飞,星辰阁在鹅毛大雪中格外朦胧,不同于平时的大气与神秘,竟是显得婉约与平和,让人感受到内心中的平静与安宁,就连陛下心中被白庭君摆了一道的怒气也平息了不少。羽皇陛下便打算出去消消火气,于是屏退下人,一个人晃悠在星辰阁的小道上,时不时的吟几首小诗自娱自乐,不知不觉便是来到了后山。 

羽皇陛下转悠了一圈,竟是发现有一条裂缝,在皑皑白雪的掩盖下,并不如何显眼。而这之所以能够引起羽皇陛下的注意,是因为从里面竟是飘出一缕细烟,还有窸窸窣窣的声响,无一不告诉着别人这里藏着一个人。羽皇陛下摸了摸下巴,恶劣因子蠢蠢欲动,决定去捉弄一下对方找找乐子。 

羽皇陛下理了理身上的着装,将手背在身上,微挑着下巴,勾起一抹邪笑,幽幽地走向那个裂缝,往里一瞧,里面果然是有个人,竟是穿着羽族的服饰,此时正哆哆嗦嗦的环抱着身子,努力向火堆靠拢,丝毫没有察觉已有人靠近。 

羽皇陛下感到有些不高兴,我堂堂羽皇陛下就站在你的身后,难道你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我强大的帝王气场吗?

于是羽皇陛下用力一咳,果不其然,就看到那个呆呆的羽族整个人一个激灵,瞬间蹦了起来,看向裂缝外的羽皇陛下,嘴巴开合了数次,终是颤颤巍巍的问到:“不…不知阁下,有何贵干?”眨巴眨巴几下透着水光的湛蓝眼睛,显得有些紧张无措与小心翼翼。 

羽皇陛下瞧着这小家伙的紧张样儿,活像一只被吓坏了的兔子,不由得感到非常愉悦,将手抵在唇边,掩饰性的咳了几下,不让人看到自己促狭的笑,狠狠一皱眉,显得格外严肃:“这位小兄弟,我瞧着你这服饰,应该是星辰阁的一员吧,难道不知在这星辰阁之内,是不准有明火的吗!” 

“啊……啊!真的很抱歉,我不太关注这些,所以并不清楚。对…对不起,我这就把火堆弄灭…”少年一边慌忙道着歉,一边将火踩灭,之后局促不安的立在一旁,默默看着羽皇陛下。 

羽皇陛下一扬眉,却也不说什么,只是一个利落的起跳,眨眼间便进入了这小小的洞穴,一撩袍子,优雅的坐在了地上,还不忘命令呆楞在一旁的少年也坐下,等着对方又蹲回了原地,这才不紧不慢的细细打量对方。

 少年梳着羽族最常见的发式,一张肉嘟嘟的脸上,最为出彩的便是那一双眸子,虽是羽族特有的蓝眸,却显得格外清透,蓝汪汪的宛若最为澄澈的碧蓝天,没有一丝阴霾,五官端正,体态修长,虽然不如美人一般耀眼夺目,却也清秀自然,光是看着就让人舒服自在。而身上星辰阁里的羽族制服,看上去干干净净,却能发现已是穿了多时的。由此可见,少年的家里并不富裕。 

羽皇陛下默默分析完一切,就开始思考要怎么套少年的话,与此同时,少年也在观察他。

 来人一开始突然出现,将他吓得措手不及,之后一直慌慌张张的也没瞧个仔细,只大约觉得此人家底殷实,透着一股贵族气息,且在看到他违反规定后,出手告诫,却不训斥,可见为人正直可靠,是个好人。

等坐下来,一看,白狐裘披风将他裹得严严实实,五官也不甚清晰,只能看到剑眉斜飞入鬓,一双丹凤眼,蓝眸冷彻,不怒自威,眼角微挑,竟是带着点勾人的味道,令的少年不自觉脸红,光是眉眼,便可知此人皮相应是上上佳,服饰华贵,气场强大,却是一般的贵族也无法比拟。

 风天逸刚刚想好套话,抬起头,就见对面的少年呆呆的蹲坐在角落,眼睛直愣愣的戳在自己身上,脸上更是红彤彤的,不由得一笑:“为何这么看着我?” 

“因为我觉得你长得真好看!就连我的姐姐也没有你这么好看。”少年犹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听的这句问话,竟是将自己心中所想吐了个快,丝毫没有反应过来。看到对方挑了挑眉,这才后知后觉,闹了个大脸红,心想完了完了,怎么能在当事人面前说这种话!没有哪一个男人喜欢被人说长得好看,若对方是女子,我这么说岂不轻佻?着急忙慌的道着歉,只觉得短短一个时辰,便是在这人面前丢尽了脸,内心感到有些挫败。

 风天逸懒洋洋地用手搭着侧脸,看着少年脸上丰富多彩的表情变化,感觉非常新奇有趣,也有些不忍,在仅剩的良心的驱使下,将其注意力转移。

 “这后山如此偏僻,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是这样的,我听闻在这后山上,偶尔会出现一些珍贵的材料,想着来碰碰运气。”少年松了口气,急忙答道。 

“珍贵的材料?”风天逸摸了摸下巴,“难不成是机关术?”

 “没错!难不成这位……呃……嗯……”少年在听到机关术之后,整个人都焕发了活力,却突然想起还未知晓对方的姓名。 

在看着对方为如何称呼自己而窘迫,手指不停搓揉着衣角,紧抿着唇,眼眶湿润,都快哭了出来,便好整以暇的说:“瞧着你岁数应该不大,我便占你个便宜,唤我师兄吧。” 

分明是故意让少年如此为难,却做足了姿态,反倒让少年为自己的“贴心”而感激,而风天逸分外享受这种乐趣,不由让人唏嘘,此子真真是黑到了心窝里,满肚子的墨水。

 少年却根本没有发觉自己被人耍了,只一个劲的述说机关术的种种神奇之处,也提到机关大师机枢的种种天才之处,只把他夸的好似天上仙人,同时委婉的表达了自己也想成为一个优秀的机关师。

 风天逸听到此处,笑着询问少年是不是有什么已经尝试做好的机关。

本不过是句调笑,却不料少年认真的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巧精致的机关:“这是我前不久制作好的机关,叫流光飞针,虽然射程不远,但是射程之内杀伤力还是可以的,隐蔽性强,还可以连发。”说着,便将手中的机关交到风天逸手上。 

风天逸接过机关,细细观察,机关他也见的不少,做得比这个更加精巧的自然也有,然而结合年龄与阅历来看,这个少年在机关制造上有着显而易见的卓越天赋。风天逸沉默了一会儿,收起了打发时间的懒散态度,决定努力游说这名少年加入自己的势力。

 “…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明显一愣,虽然不知道为何突然问起了姓名,但他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了:“我叫羽还真。” 

“羽还真…你是羽氏一族的……”风天逸再次打量了一下羽还真,也知道了为何这位看起来就像个小少爷的少年为何现在如此拮据,在看到羽还真郁郁寡欢的点了点头后便不再追问。

 “你可听说过羽皇——风天逸的菁英会?可否有兴趣加入?” 

“菁英会?不不不不,我这样的人应该进不了的吧。听说那里汇聚着星辰阁内羽族精英,光是入会考验就难如登天,我根本不可能过的了测验,更何况之后羽皇陛下也会面试众人…”羽还真耷拉着脑袋,摇了摇头,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样儿。

 风天逸看着羽还真仿若被主人踹了一脚的小奶狗,情不自禁的捏了捏肉嘟嘟的脸颊,只把人整个搓红了才恋恋不舍的蹭了几下收回了手,啧,真滑真软还挺好摸的。 

羽还真捧着被揉红了的脸,木木的看着他,一脸茫然,让厚脸皮如风天逸也有些不好意思,咳了几下拉回羽还真的魂魄,正经的说:“总之三天后便是菁英会的选拔日,你必须来参加,只要你能坚持下来,我保证你能够加入。”说完,便起身打算回去。

 羽还真还未从巨大的惊喜中回神,看到风天逸要离去了,条件反射抓住了他的衣角:“师兄,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风天逸轻轻一笑,俯身扯了扯还是通红的双颊:“等你通过了选拔,你自然知道我是谁了。”转身潇洒离去,若是离去时脸上不要露出笑容,双手不要搓揉以此来回味脸蛋的味道那便是极好的了。 

不知不觉,雪竟是停了,而羽还真还是坐在原地,看着风天逸离去的方向,摸了摸被那人揉捏的脸颊,鼻间仿佛还能闻到那人身上清冷好闻的香味,待得被那人抚摸过后全身酥麻的感觉消去,他才起身,为了不辜负他对自己的期望,我一定要加入菁英会! 

第二天,尊贵的羽皇陛下表示竟然又在那个山崖上看到一个看起来就很笨的人,还是个臭丫头,难不成那里是笨蛋的聚集地吗?默默的看着少女和羽还真一样呆楞的说道“你真好看”,羽皇陛下大发慈悲的决定也帮这臭丫头一回,毕竟俗话说得好,美人都是有一个好心肠的。:D


 tbc? 

ps.因为我个人很偏爱美强,以及第一次见面有好感,之后日久生情什么的,所以这里的真真并不是单纯的被羽皇陛下指唤宠爱,而是利用自己的强项来帮助陛下,最后夫夫两人携手称霸澜州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当然卖萌才是第一:D,总之这一篇爱情的种子已经种下啦,就等着来日方长结果咯(结果你说了这么多没后续也是白搭(x

【狛日】生病

大概是短打



“好了,既然你感觉好多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晚点再来看你。”日向望了望窗外,早已残阳如血,再不回去大概处理不完今天的工作。
“哈?预备学科是想临阵脱逃吗?今天会来医院可全是拜你所赐哦,居然想现在就丢下我,一个人逍遥自在吗?”
显然,床上的人并不买账。
日向不由得扶了扶额,深吸一口气,暗示自己那家伙就是这副德行,和他认真你就输了,尽量温柔的说:“我明天会来陪你的,但现在太晚了,所以我必须回去。”
床上的人这次没有任何反应,日向以为对方不再纠缠,于是站起身,准备回家。然而就在转身那一刻,衣角被人紧紧的攥在手中,日向不由得向前一个趔趄,腰部隐隐作痛,不由得有些恼火,狠狠往后一看,却愣在了那里,狛枝撑在床沿,费力的拽着衣角,苍白秀丽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正常的潮红,正嘀嘀咕咕的念叨着:“啊啊,明明只是一个预备学科,居然这么嚣张。即使是我这种残渣,也是要比脑子糊涂的日向君要好哦。身为希望的垫脚石,我可不会允许日向君去玷污我最爱的希望哦?麻烦日向君能有点自觉好吗?…………”
望着早已语无伦次,明明说着挖苦别人的话,反而自己陷入混乱的狛枝,日向只好叹了一口气,明天向苗木君说明一下情况再道歉吧。拿下那只挽留他的手,日向重新坐回椅子,无视了一旁絮絮叨叨的狛枝,一边拿起一个苹果削皮一边说:“既然你挽留我了,那我今晚就留下来陪你好了。”
狛枝瞪大了双眼,轻哼一声,继续挖苦:“原来预备学科不仅脑子不好,还自作多情啊?我怎么会挽留日向君呢?预备学科就该有预备学科的样子,不要一天到晚像苍蝇一样围绕在超高校级的大家的身边……”
虽然嘴里不忘释放精神污染,却慢慢靠在病床上,望着明显无视他的日向认真的削苹果。
因此当日向将手中的苹果递给自己时,狛枝竟有些受宠若惊,打算接过日向充满爱意的苹果时,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只有“啊啊啊啊,这是日向君亲自给我削的第一个苹果!这份巨大的幸运不管转化成什么不幸我都愿意啊!”之类的奇怪宣言,浑然不觉自己露出了痴汉般的笑容。
在指尖即将触碰到苹果的那一刻,日向迅速将其抽回,爽快的咬了一口,对着怔愣的狛枝说道:“忘了和你说了,不要扯我衣服,腰很痛。还有,把你的口水擦一擦。”




end




第一篇短打,就摸了这么一个什么鬼的片段ORZ
咳咳,至于日向君腰痛的原因……
所以狛枝为什么会生病呢?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笑